免费电话:012-3456789
新闻资讯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

地址:上海市虹口区水电路 682号 天虹商务大厦

电话:021-3189563

邮箱:Eason.wang@ 71360.com

公司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新闻详情

英雄联盟第一人Faker成为母队股东电竞运动员地位看齐传统体育

网站编辑:4593彩票-4593彩票官网-4593彩票app-4593彩票下载 │ 发表时间:2020-03-19 07:05:07 

  原标题:英雄联盟第一人Faker成为母队股东,电竞运动员地位看齐传统体育

  随着电竞行业的不断成熟,电竞运动与传统体育的差距已经逐渐缩小,前者甚至在很多方面都已经向传统体育看齐。从电竞主客场线下的逐步实行,到推出电竞运动员注册制,足以说明电竞运动在努力追上传统体育的脚步。

  在刚刚过去的2月,被誉为英雄联盟历史第一人的Faker(李相赫)与母队T1俱乐部达成了续约协议,合同有效期为三年。三年,是拳头游戏公司规定俱乐部与选手之间签署合同最长的年限。除了丰厚的薪水待遇外,该份合同还有一项重磅条款,引起了电竞行业的热议。在宣布与Faker完成续约的同时,T1战队还宣布Faker成为了俱乐部的股东。这份重磅合同,让电竞运动员的价值再一次受到了审视。

  能够获赠母队股份,是俱乐部认可、尊重或挽留旗下明星运动员的一种手段。在电竞运动领域,英雄联盟历史第一人获得母队股份,标志着电竞运动员的价值正在向与传统运动员看齐。

  3次夺得世界冠军、2次夺得季中邀请赛冠军、8次夺得韩国联赛冠军、1次亚洲洲际赛冠军以及1次全明星赛冠军,职业生涯总奖金超百万美元,LOL史上第一位夺得大满贯的选手,Faker在英雄联盟项目的统治力无出其右。

  率队多次夺得冠军,也让Faker的收入不断增加。由于电竞运动员的合同金额并没有具体公布,所以外界无法获取关于Faker年薪的具体数字。但是此前,韩国《星际争霸》玩家、电视名人洪金豪曾估算,Faker每年的收入高达460万美元,其中包括基本工资、赞助和奖金。据esportsearnings网站统计,Faker目前的赛事总奖金收入为1,255,465.8美元,位列全球电竞历史第65位,韩国电竞第1位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Faker在完成续约后,也缔造了英雄联盟职业史上的一项新纪录——连续九年就职于同一家俱乐部。当这份合同到期后,Faker的职业生涯也将步入尾声。对此,T1的首席执行官乔·马什表示:“自从T1成立以来,Faker一直是我们团队成功的基石,他对T1的永恒激情将继续推动我们前进,现在他是T1娱乐和体育公司的股东之一。无论何时,他都会以T1的领导角色开始他的电竞生涯的下一个篇章,帮助俱乐部塑造下一代的精英电竞选手。”

  据传有LPL赛区队伍开出千万美元年薪的合同,力邀Faker加盟。求贤若渴的北美赛区队伍,更是开出一张“blank check(空白支票)”邀请Faker加盟。获得母队赠予的三年续约合同并成为俱乐部的股东之一,T1给予了英雄联盟历史第一人足够的尊重。谈及这份合同,Faker表示:“我很荣幸能成为T1的股东之一,并期待在我的职业生涯之外与领导团队一起工作。我热爱这个团队,我很自豪能帮助塑造这个俱乐部的未来。”

  在为选手提供高额薪水的基本条件下,再加入俱乐部股份的重磅条款。该份合同,为电竞领域带来了更深远的意义。对于Faker而言,该份合同能够保证他在生涯末期免除后顾之忧。纵使状态不佳,也能在场外为俱乐部带来贡献。至于T1俱乐部,给予队史第一人最高规格的待遇,则是电竞俱乐部迈向传统体育俱乐部的一大步。毕竟一人一城的故事,在传统体育领域往往被誉为佳话,更何况是在新兴的电竞领域。

  事实上,Faker并不是电竞领域现役运动员获得母队股份的第一人。2019年10月,北美赛区战队TSM的选手Bjergsen(索伦·别格)在与俱乐部续约时,同样获得了TMS俱乐部的股份。这也意味着,Bjergsen 荣升成为 TSM 的拥有者之一,即拥有选手与老板双重身份。

  “在过去的六年里,TSM一直是我的家,我见证了它从一个电子竞技团队发展到今天庞大的俱乐部,”Bjergsen在完成续约时表示。“我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,不仅能继续我的职业生涯,而且能在TSM的未来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。”

  无独有偶,与Faker一样,Bjergsen几乎成为了TSM俱乐部的代名词。而为了留下这位功勋队员,TSM 开出了“俱乐部拥有者之一”这个丰厚条件,而粉丝亦支持 TSM 的做法,直言“这是能留下 Bjergsen 的唯一方法。”《福布斯》在2019年11月曾估算,TSM俱乐部的估值高达4亿美元。

  Bjergsen 与Faker的标志性合同,开创了电竞运动员与俱乐部续约的先河。能够获得母队股份,也意味着电竞运动员的价值正在不断提高。

  在传统体育行业,运动员入股俱乐部主要以退役后的投资为主。现役运动员由于所在项目的联赛或联盟限制,往往禁止现役运动员持有母队股份。譬如,NBA规则规定,现役球员不能成为NBA球队的老板,但可以在其他联赛持有职业球队的股份。2001年,篮球之神乔丹在第二次复出之时,也只能选择放弃彼时持有的华盛顿奇才队股份,才得到NBA的复出许可。

  在CBA中,也有一例现役球员持股的例子。2015年,王哲林在续约福建男篮时,除了收获350万人民币的合同外,也成为了球队母公司洵兴股份的股东之一。2015年浔兴集团定向增发,允许王哲林以1301万元认购了100万股,相当于兴股份在当时开出了一个友情价。

  虽然目前电竞俱乐部的估值与多数传统体育俱乐部相比,还有相当大的差距。但能够获得母队的股份,表明运动员为队伍效力多年的付出得到了肯定。毫无疑问,Faker以及Bjergsen都是俱乐部队史第一人。给予功勋队员退役后进入管理层工作的机会,是传统体育常见的做法。只是电竞俱乐部这一做法更超前,在条件以及规则允许的情况下,将俱乐部股份赠予了现役队员。这一特殊的入股形式以及挽留人才的方式,是电竞项目逐渐向传统体育行业迈进的重要标志。

  在传统体育,一人一城的故事广为流传。AC米兰的马尔蒂尼、曼联的吉格斯以及内维尔、罗马的托蒂是足坛的杰出代表;湖人的科比、马刺的邓肯以及吉诺比利、独行侠的诺维斯基则是篮坛的代表。如今,Faker则成为了电竞行业一人一队的代表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Faker以及Bjergsen等电竞运动员的价值,已经可以与传统体育运动员看齐。

  俱乐部能够提供股份合同以及退役后进入管理层的工作机会,就足以证明电竞运动员的价值不断提升。因为作为俱乐部的明星队员甚至队史第一人,他们对于俱乐部的影响力不仅仅是某个冠军,而是与俱乐部形象结合在一起,影响着俱乐部现在以及未来的运营。继电竞运动员获得了奔驰、Nike、可口可乐等来自传统行业的赞助后,如今电竞运动员的价值在合同上再一次得到体现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